dero:对于以太坊估值过高,你以后怎么办?

 admin   2019-10-24 11:33   40 人阅读  0 条评论

  今天dero给大家带来几个区块链方面内容,主要探讨一下以下几个知识点,希望这几个技巧和内容可以帮助到你链接更多的内容,在本文中如果给你到最佳的结果,请分享此篇文章到朋友圈哦!

      以太坊的估值和自己的决定

  未来几个季度,是「以太坊挑战者」们(也就是下一代公链)主网上线的密集阶段。

  这些公链不仅会启动主网,还会把自己的代币释放到公开市场上,进行公募或者上交易所。从私募到公开市场的过渡,新的「价格发现」将是一个非常值得观察和理解的过程,尤其是考虑到许多公链的预期都是十亿美元起的估值。

  接下来我来聊一聊对公链上线后的分析。尽管比特币最大主义者可能会认为这是对山寨币的无意义调查,但新公链上线后的市场表现和行为,会很大程度地影响到我们目前所处的横盘市场以及未来牛市的发展。

  首先,我预计大多数公链的上市价格都会面临极大的下行压力。

       两个可以参考的迹象是 Algorand 的 ALGO 和 Hashgraph 的 HBAR。

  当然,我撰写本文没有半点幸灾乐祸的心态,因为它也影响到了 Placeholder 以及这个行业中许多创业者和投资人朋友。

  凭着简单的直觉,大多数公链在充满活力的私募市场上对自己估值的期望过高,上线后他们则需要在寻求血液的公开市场上继续维持这样的估值。在牛市中,任何东西都可以无理由的上涨,而到了熊市,人们交易的心理是做空,尤其是当项目的基本面存在问题时。Fred Wilson 最近写了一篇关于公募市场如何为私募市场提供估值计算的文章,我觉得类似的现象会出现在区块链行业里。

  私募估值为什么会如此之高?很多人都警告过人们要注意这种模式,但 Albert Wenger 的说法讲得最明白,他在 2017 年 5 月写道:「在泡沫中,一切估值参考的都是泡沫的其他部分,而不是泡沫之外的整个真实世界」

  直到今天,加密网络估值的最普遍方法仍然是通过评估其网络价值,类似于比较公司的市值 。

  在 2018 年初,以太坊的网络价值超过 1300 亿美元,而未上线但已公开交易的公链(比如 Cardano 和 EOS)的估值则是 100-200 亿美元(参考下面 CMC 2018 年 1 月的截图)。

  在这种环境下可以认为,一个公链 60 亿美元的私募估值,相对于 ETH 的水平还有 20 倍的上涨空间,而相对于同类技术已经上线的公链而言,这个估值则差不多有 40-70%的折扣。把时间快进到今天,60 亿美元的估值大部分都在淌血,如果下降到 EOS 的当前市值(降了 55%,剩下 27 亿美元),如果下降到 Cardano 的水平(83%,9.8 亿美元),甚至会更低。

  公链的估值过高,更糟的情况还可能有:

  1、因为「高技术含量」,人们仍然继续期望与以太坊类似的估值,却不了解迄今为止支持以太坊市值的究竟是什么;

  2、如果公链不能在用户之间建立强大的收费市场,那么通货膨胀会对市场造成很大问题;

  3、大量公链在很短时间内推出太多同质化的系统,分散了市场上不多的开发者和投资者。

  但在详细分析这三个因素之前,我要先抛出一个比较乐观的结论:以上这些因素最终将产生大量的智能合约的处理能力,从而降低在无需许可的网络上进行创新的成本,并吸引更多的创新者和创业者。

  在过去的几年中,加密技术一直受限于成本相对较高的创新环境中,我希望公链和以太坊 2.0 能一起帮助我们进入低成本的时代。

  区块链与 90 年代至 2000 年代的 IT 行业并不太相似。当时那个行业过度配置了资本,产生了过剩的产能,导致 IT 下面的某些子行业(比如互联网骨干网)发生资产崩溃和供应过剩,从而让创业者能够以较低的成本进行试验和创新。

  后来停滞不前的实验也得到了更多的资本和劳动力注资,更不用说还有一大批模仿者将相似的模型推向新市场。在一个公平的系统中,基础架构方面的低成本,最终也传递到了消费者手里,从而增加了真实的需求。投资者会因为时机决定成败,但创业者和消费者总会取得胜利。

  单靠「高级技术」无法证明网络价值的合理性

  我在几乎每个公链项目中都看到一个相似的逻辑:我们的技术优于以太坊,因此,我们应该得到类似的、甚至更好的估值。这种错误的逻辑,可能是把软件看作是一种提取集中控制的利润(即通过股权货币化的技术)的手段。

  在股票世界中,卓越的技术使公司的产品与众不同,并使其保留利润,从而提高了公司的盈利能力,从而提高了市值。但是在加密货币的开源世界中,技术几乎是无法形成壁垒的,而试图最大程度地从供应商和消费者那里获取利润的协议,必将会输给其他协议。

  如果足够好的技术在补充工具和发行形式上获得了足够的第三方投资,那么这些网络效应所产生的效益,可能会高于其他技术替代方案的切换成本。但这并不是说以太坊的领先优势无法消灭,而是说第三方投资及其产生的价值需要时间。为了进一步阐明这个想法,我们来分析一下早期公链持有者的预期行为,然后把它与以太坊过去 4 年的资本化途径进行比较。

  首先,我们知道任何出于盈利目的而购买资产的人,都希望以高于购置成本的价格出售资产。否则为什么要比别人更早去获得这个资产?购置成本成为了人们的心理底线,参与者只有在对资产追回能力的希望减弱时才会考虑低于这个底线出售 [2]。对于投资者而言,购买价格代表收购成本,而对于矿工而言,该成本由摊销资本支出和持续运营支出代表。

  当公链启动时,市场上唯一可见的成本是创始团队筹集的资金量。由于公链投资者通常持有大部分流通代币,所以订单簿上的交易主力是投资者。到现在为止,公链项目公募的进展表明,投资者的热情正处于最低点,因为他们希望能在成本之上完成退出。如果没有锁仓,我们可以预期,随着每个投资者群体试图超越其参与的上一轮交易的价格而出现连串的抛售 [3]。

  以太坊不同的地方在哪呢?

  时间和工作量证明(PoW)。从 2015 年主网上线以来,以太坊一直在建立强大的利益相关者群体,使其交易的订单簿比「由投资者所主导的下一代公链们」更加多元化。

  更重要的是,矿工的成本就像 BTC 一样,为 ETH 的价值提供了价值基础。矿工只有在陷入困境或对资产的未来前景失去信心时,才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因此,矿工成本自然为矿工卖单的 ASK 价格创造了一个价格底线 [4]。

  早期,以太坊矿工的成本很低,因为网络不那么具有竞争力,而彼时的以太坊由买了 0.31 美元 / ETH 的投资者持有。这个价格在上半年的状况不太稳定,但没关系,因为与现在相比,当时整个市场的关注度要低得多,并且对以太坊的期望也相对较低。比如,2015 年 10 月 21 日,以太坊的交易价格为 0.44 美元,网络价值为 3300 万美元。

  随着以太坊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以及人们对它的期望越来越高,以太坊变得更具竞争力,从而增加了赚取每单位 ETH 的成本。成本上升要求矿工提高卖出价(ASK),并且需要更多的卖出,以支付这些成本。强制卖出为 ETH 市场注入了每日的流动性,从而鼓励了有机的价格发现 [5]。现在 ETH 正在开发货币溢价,因此飞轮仍在继续。

  一个健康的百亿美元市值的网络的发展需要时间。

       最高质量的公链将在其私有资产公开发行时建立基准的实现上限,然后从那里开始采用和完善更加坚实的加密经济学机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明年不会很糟糕,特别是因为公链的私募估值开始远高于 ETH 在 2015 年的估值。也就是说,最终能在动荡中幸存下来的公链,会是那些在整个过程中保持稳定,在投资者和其他所有人之间实现了更好的平衡的项目。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劳动和共享经验比资本赚取了更多的忠诚度。

  以上就是dero给网友总结的几个只是点和最新的信息,希望可以让你找到答案了,我们会编辑或者转载更多关于区块链行业和币圈的各种优质的内容和币圈最新的消息带给大家!


本文地址:http://ctkingdom.com.cn/zhidao/31998.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admin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